多多书院 > 青锋凉似月 > 青锋凉似月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533章 郑家遗孤
    月倾寒的离开,其实她自己知道,其它的理由都是假的,月玉英真正的意思是,怕兰星城万一被破,她会死,一定会死,血魂族绝对不会放过她!!

    而她留下,以她现在的状态,最多只能发挥出四五阶尊者的战力,这样的战力对于现在的兰星城来说,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总而言之没啥大用。

    月倾寒不怕死,但她不能因为重伤被别人钻空子而死,现在的她,不客气的说,是人魔妖三族中非常重要的战力,不能这么折了。

    所以,她选择了离开。

    ……

    既然是养伤,自然是选择比较清静的地方为好,月倾寒本来想回在青扬山脉时居住的竹屋。

    但一来那里都不知道还存不存在,二来,青扬山脉实在有些远,她现在过去,消耗的时间太长。

    再者,青扬山脉想要得到前线的消息有些困难,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复杂,月倾寒心中知道养伤期间不该理会那些,可又想知道。

    所以,传送离开兰星城后她便就近寻了个中型国,随便找个城池,租了一处清静的小院住下了。

    月倾寒住在这里,白日里看书,算是修身养性,夜里打坐修炼,压制血煞之气的同时全力疗伤,从不曾出门。

    故此,周围的邻居根本不知道这小院里住的是谁,甚至,他们都不知道这里已住了人。

    如此过了半个月,月倾寒的伤势恢复了不少,实力有所恢复。

    这日夜里,月黑风高,月倾寒照例盘坐在床上修炼疗伤,忽听院内扑通一声,有什么东西摔到了院子里。

    月倾寒睁开双眼,灵魂力往外一扫,却见一个浑身是血的青年背着一个昏迷过去,同样浑身是血的少女艰难地从地上站起来,四下看了看,快步走向西厢房。

    月倾寒眸光微闪,灵魂力朝更远处扫去,却见大约十里之外,十三具尸体倒在地上,看服侍应该属于两个阵营,其中两人是同归于尽而死。

    月倾寒微微沉吟,收回灵魂力,观察那一男一女。

    青年推开房门,背着少女进到屋中。

    他打量了一下房间,快步走到床边,小心翼翼地将少女放到床上躺好,好似最后的力气耗尽了,他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轻轻喘着气。

    “哥。”床上的少女醒了过来,轻唤了一声。

    青年连忙咬牙起身,坐到床边,看着少女苍白的面色,紧张地问道:“小妹,你感觉怎么样?”

    “咳咳!”少女咳出一口鲜血,面色愈发苍白,她颤抖着伸出手,握住青年的手,声音虚弱无力,道,“哥,我、我怕是不行了……”

    听到这话,少年一下就慌了,疯狂摇头,急急道:“不会的、不会的,小妹你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带着止不住的颤抖。

    少女却摇了摇头,道:“哥,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我的丹田被毁,体内没有灵力,内脏受损严重,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不错了。哥,你记住,你一定要逃到前线人族的十座大型城池去,告诉内界的大能,就说,我们郑家老祖是为了天风界战死,却有人趁机灭了我们郑家满门,还要斩草除根,我们不服、不甘,求他们主持公道。”

    月倾寒听到这,眉头就是一皱。

    内界抽调外界所有圣者前往前线和血魂族战斗,只能供应修炼资源,完全不能保证他们的安全,

    但是,无论他们是上战场第一天就死,还是立下大功,内界对他们的家族势力和后代子弟都有照顾的义务和责任。

    在外界,能被称为老祖的,基本上只有圣者,不排除有些家族管一百五十岁以上的帝阶后期大圆满也叫老祖,但数量比较少。

    月倾寒按照大多数情况判断,郑家老祖,整个天风外界姓郑的圣者就只有一位,百花国郑家郑义,当年百花秘境开启之时还有过一面之缘。

    月倾寒下床,走出房间,来到西厢房门前,伸手将门打开。

    那青年顿时警觉,猛地回头看向门口,目光锋锐似刀锋,凶狠似野狼,不说话,却自有一股杀气。

    月倾寒此刻的面容是一位眉目温婉的女子,她本来想弄个英气点儿的样貌,可惜她的一举一动都和英气不沾边,扮起来怕是四不像。

    月倾寒看着青年,淡淡道:“你妹妹要死了。”

    青年一下就炸了,猛地跳了起来,双眼几欲瞪裂,怒吼道:“你才要死了,你全家都要死了,我妹妹没事的,没事的……”说着说着,他已是泪流满面。

    月倾寒柳眉微颦,若是换了别人,敢这么诅咒月家,她早就一剑斩过去去了他的性命,但面前的少年,念在他祖辈的份上,饶他一命也无妨。

    月倾寒淡淡道:“你可是百花国郑家之人?”

    青年顿时警惕起来,甚至翻手取出长剑挡在身前,冷冷地看着月倾寒,咬牙道:“你是何人?”

    月倾寒一看他那表情就知道自己猜对了,挥手将一个丹瓶扔在房内的桌子上,淡淡道:“这丹药可以救你妹妹一命。”说罢转身就走。

    青年楞了一下,大声道:“我如何信你。”

    月倾寒理也不理,径直回房。

    该尽的责任她已经尽到了,至于对方领不领情,那就与她无关了,她月大小姐本就不是什么热心的人。

    青年又楞了一下,抬腿就要追出去,却被少女叫住,“哥。”

    青年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少女,急急道:“妹妹,哥去问个清楚,也好确定这丹药是真是假,能不能给你服用。”

    少女摇头道:“哥,别去了,那位前辈明显不想多言,你这样追过去怕是会惹恼了前辈。”

    “可是……”青年还要说什么。

    却见少女又咳出一口血,眼神都暗淡了几分,吓得青年连忙跑过去,握住少女的手,哄道:“好好好,哥不去,哥不去,你别着急,别着急啊!”

    少女微微弯了弯唇,道:“哥,把那丹药给我。”

    “不行,那丹药是真是假,有没有毒都不好说,怎么能让你服用。”青年连连摇头,坚决反对。

    “哥,”少女无奈摇头,道,“我已经不行了,若是没有高阶丹药救治,怕是活不过今夜了,还有什么好怕的,把丹药给我吧,这是最后的希望了,我还不想死。”

    青年被少女最后的“我还不想死”五个字弄得鼻子一酸,再不迟疑,将桌上的丹瓶拿过来,打开后倒出一颗递到少女嘴边。

    青年没敢细看那丹药,甚至连呼吸都屏住,因为他怕,他怕他一看、一闻,就不敢将丹药给妹妹服下了。

    少女张口,将丹药含入了口中。

    回到房间里的月倾寒微微一弯唇角,那少女的脑子确实比青年好些,不过那青年的修炼天赋比少女高些,这两兄妹,倒也算是互补。

    月倾寒盘膝闭目,开始疗伤。

    ……

    第二日一早,月倾寒一出门就看到昨夜那对兄妹直挺挺跪在门前,见到她出来,两人同时给她磕了一个头。

    少女道:“百花国郑家郑敏,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青年道:“百花国郑家郑光,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月倾寒微微颔首,摆手道:“起来吧!”

    “是!”两人应是,站了起来。

    月倾寒走到院中的桌边坐下,伸手示意二人坐下,淡淡道:“郑家是怎么回事?”

    两人却是没敢坐,郑敏恭敬道:“回前辈的话,十二天前,我郑家老祖郑义的命牌破碎。”

    说到这里,两人脸上都露出了悲戚之色,极为难过,郑敏继续道:“此事本是绝密,按理说不应该传出去,可是族中出了叛徒,竟将此事传了出去。我们郑家附近有另外几个没有圣者坐镇,帝阶修炼者却不少的家族,王家、黎家和高家,这三家得到消息之后立即向我们郑家发动了攻击,我们郑家几乎被灭族。”

    说到这,郑敏眼中大颗大颗的眼泪往下掉,郑光连忙揽住她,接口道:“我们和族中几位前辈是通过家族早年花费大代价,请阵法师布置的一次性随机传送阵逃出来的。我们想着去前线和内界大能说明此事,求个公道,也求个庇护,却不料,那个传出消息的叛徒就在我们一行人当中。”

    说到这里,郑光咬牙切齿,道:“那人将我们的行踪告诉了那三家人,好在我们发现的还算及时,将那人除去了,却也被那三家派来的人追上,一路追杀到这里,族中几位长辈已经全都死了,只剩下我们兄妹两个。”

    月倾寒微微颔首,淡淡道:“前线的十座人族大型城池只有兰星城和路远城没被血魂族包围,其余的八座城池都被血魂族围住,你们是不可能进去的。”

    郑敏和郑光对视了一眼,眼中都有忧虑,却听月倾寒继续道:“你们若是去到兰星城或是路远城,说明此事让他们做主,他们一定会派人将那三家灭掉,凝聚外界人心。但是以你们一个君阶后期,一个君阶中期的实力,能不能到达兰星城和路远城都是不好说的。”

    血魂族可不是安安生生攻打三十座大型城池的,他们也有往天风外界渗透人手,若是被那些血魂族遇到这两兄妹,后果不用想也知道。

    当然,人魔妖三族也有派人阻截这些血魂族,不过这部分属于暗地里的战斗,与月倾寒是无关的,具体细节她也不太清楚。

    郑敏和郑光又对视了一眼,郑敏道:“不知前辈的意思是?”

    月倾寒淡淡道:“第一,你们前往兰星城和路远城,我会给你们一些丹药和符箓,第二,留在这里,我会庇护你们,那三家人绝对伤不到你们,也会给你们一些修炼资源,供给你们修炼。”

    说实话,月倾寒不希望他们现在去兰星城或是路远城,因为她现在的状态没法护送他们过去,而他们自己过去那基本是送死,她不希望郑家就是绝后。

    月倾寒起身,缓步回屋,淡淡道:“是去是留,你们自家决定,想好了来告诉我一声即可。”

    说话间一只丹瓶落到郑光手中,月倾寒淡淡道:“服下里面的丹药,一个时辰内你的伤即可痊愈。”

    话落,她已经进入房中,并关上了房门。

    郑光看向郑敏,道:“妹妹,我们要怎么办?”

    郑敏皱眉道:“这个我要好好想一想,哥你先将丹药服下。”

    “好!”郑光点头,打开丹瓶,倒出里面的丹药服下,还不忘对着正房喊了一声,“多谢前辈。”

    郑敏这会儿也敢坐下了,她单手撑着下巴,细细思索。

    月倾寒说的话她基本上是相信的,救命之恩不提,就说对方身上毫无灵力波动的样子就证明对方是圣阶以上强者,这种人,没有必要骗她。

    所以,要去兰星城或是路远城的话,他们兄妹极有可能一起死在路上,那样的话,郑家嫡系算是绝后。

    可若是不去,族人的仇怎么办?

    现在的郑敏,多少还是被仇恨蒙住了双眼,若不然这么简单的选择题她不会如此纠结难以决断。

    半晌,郑敏道:“哥,你是想亲手报仇还是想接住内界大能的手报仇?”

    其实这是一句废话,郑光楞了一下,咬牙道:“如果可以的话,自然是亲手报仇,亲手报仇才最痛快!!”

    郑敏楞了一下,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这么简单的问题亏得她也能问出口,她自己不是也希望亲手报仇吗?

    郑敏起身,走到正房门前,躬身一礼,道:“前辈,可否告知晚辈名讳?”

    没人应是,这是不能告诉了。

    郑敏苦笑道:“敢问前辈是内界之人还是外界之人?”

    月倾寒依旧不答。

    郑敏叹了口气,道:“前辈,晚辈愿意留在这里修炼。”

    “嗯。”月倾寒应了一声,“等郑光伤势痊愈我们再说。”

    “是!”郑敏点头,回到桌边坐下。

    屋内的月倾寒翻手取出了传讯宝器,将郑家的事情告诉了月玉英。

    这件事是大事,绝对不能含糊,她不方便出手,也不方便告知郑家兄妹自己的身份,但她可以告知月玉英,让她派人处理。
多多书院 > 青锋凉似月 > 青锋凉似月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