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我待卿之以诚 > 我待卿之以诚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二十六章 火炼金丹1
    看看他颜嗣瑄今天那副气势汹汹,仿佛一言不合就要杀人的凶恶模样——

    以前从不口出污言的他,今日竟为了一个柳茜,不但一而再地出言辱骂她,还废黜了她的后位!一辈子将她囚禁在这华清宫……她和他怎么说也做了四年多的夫妻啊!民间总说什么一日夫妻百日恩,现在看来,都是放屁!

    再回想当年一心一意恋慕着他的自己,锦画堂只恨自己堂堂的公主之尊,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怎么偏偏就被他的美色迷了眼?

    想他颜嗣瑄除了那张皮相确实养眼之外,如今看来,也不过一个彻头彻尾的王八蛋!!可叹她当年到底是有多愚蠢啊!怎么就瞎了眼地瞧上了他!

    想想以前为了他而做出的那些个傻事,锦画堂悔恨得简直都想要抽她自己耳光了——

    七岁那一年,她在慕翎太子身边见到了被召入宫做太子伴读的颜嗣瑄。

    从此,一颗幼小的芳心暗许,暗暗发誓此生非君不嫁。当真是“一见颜郎误终身”……

    她心心念念他那么多年,自然知道他家教极严,虽投身军中做了武将,却素来是个端庄雅正之人,为人处事最讲究礼仪礼数;最看不惯的,便是那些仗势欺人的行径。

    于是,她开始一点一点地收敛自己那嚣张肆意的脾性,只期望在他有朝一日注意到她的时候,万不要因为她少时的嚣张跋扈而厌恶了她。

    就算实在忍不住要嚣张跋扈,也尽量背着他躲着他一些,并将事情做的干净利落一些,绝不让人有将她的恶行传到他耳中去的机会……

    后来,因为柳茜那一句“我表哥最是喜爱柔雅会跳舞的女子”,她果断地弃了她自小喜爱的兵法策略,找了宫中最好的司舞努力学舞。一学,就是六载……

    十三岁那年,为了他,她跪在她的父皇面前,哭着求父皇不要将她嫁给墨离。又为了求得父皇答应将她嫁给他,她那日险些哭得背过气去……

    后来,婚事终于宣告天下尘埃落定,为了不让他瞧不起她,她开始努力压制自己那嚣张跋扈的性子。最终,在正式成亲前,她生生将昔日里肆意妄为惯了的自己,压制成了一个比正经的大家闺秀还要知礼仪、懂进退的大家闺秀……

    也是在那年的及笄宫宴上,她又跳又唱的,那么肉麻兮兮的词,以前的她从来都是不屑的。可是为了他,她可以抛开面子尊严,深情款款地唱给他听……

    成亲以后,她又开始逼着自己喝汤药。那么苦那么涩的汤药,她一喝,就是两年有余。不为别的,只为了能给他生一个孩子。

    但其实那时候的她自己还是个孩子呢,对小孩子什么的,真没什么感觉。之所以那么执着地想要生一个孩子,只是因为她偶然间发现,他每每瞧见幼童时总会情不自禁地流露出温柔缱眷的神色……

    她怕他知道以后会心疼她,所以那两年里每次喝药,她都是刻意避开他的视线的。就连熬药,她都是让近身侍女偷偷摸摸地跟做贼似的拿去小厨房里熬的。

    其实她是知道的,这只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他是否真的会因此而心疼她?她不知道,不敢去猜、也不敢去想……

    后来她终于怀了身孕,她兴冲冲地跑去告诉他这个好消息时,手执毛笔的他笑容温柔地摸了摸她的脑袋,叮嘱她都是要当娘的人了,要沉稳些,不要总是蹦蹦跳跳的,怕伤了孩子。

    于是,她开始做什么都小心翼翼的,唯恐一个不慎便殃及腹中胎儿……

    太医总说她胎像不稳,说她要多喝些安胎药才好。

    没问题!为了腹中胎儿,她照着一日三餐的份去喝安胎药。可是为何他每每看见她喝那些个苦涩的汤药时,都要眉头紧蹙的呢?是怕她苦着自己了吗……

    没关系的……她苦一些没关系的。为了他,为了腹中的孩子,就算是再苦再涩的汤药,她也能面不改色地灌下去。所以真的……没关系的……

    再后来,她的父皇病情忽然加重,眼看着就要撒手人寰了。父皇大约也是意识到了自己大限将至,那日白天里早早便将她宣进宫中,屏退了殿中伺候的所有宫人,颤着手,将一道卷起来的旨意交给了她。

    将那道旨意交给她的时候,躺在龙榻上气若游丝的父皇说,必须等到他宾天以后,她才能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打开那道旨意宣读……

    也是在那天夜里,他和她并肩躺在鸾床上,他神色温柔地抚摸着她尚未隆起的小腹,声音温柔地问她——父皇白日里招你进宫何事?

    自成亲那日起,无论什么事,只要他问,她便从不隐瞒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当时他那么问了,她便老实巴交地回答了。不但老实巴交地回答了,还将她父皇白天里交给她的那一道旨意去取了来给他看。

    分明父皇叮嘱过她,必须等到父皇宾天以后才能打开那道旨意的。可他当着她的面打开那一卷圣旨的时候,她却连制止也没有。因为她觉得,他是她的夫君,便是提前看一眼圣旨上的内容,也是不妨事的。

    而看完圣旨上的内容后,在她尚且震惊着时,他已然神色温和地看着她,清清淡淡地说了起来——画堂,待父皇宾天以后,我去接替父皇的位置可好?你一个女子,还是别去做那些操劳的事情了……

    她当时多单纯愚蠢啊,竟然傻乎乎地想着:反正她从来也没想过要当什么女帝。反到是做皇帝一点也不好,就像她父皇那样儿的,成日里忙着处理朝政,都没什么时间陪她。既然他想要皇位,那她便干脆让给他好了……

    是的,宣武帝临终前立下的那张传位诏书上的内容,与后来真正宣读出来的诏书内容,是完全不一样的。

    宣武帝临终前,本欲将华熏国的皇位传给凝胭公主。可是,因为他的一句话,凝胭公主竟私自篡改了宣武帝的遗诏,亲手,将他捧上了华熏国的皇位……
多多书院 > 我待卿之以诚 > 我待卿之以诚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