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兴汉使命 > 兴汉使命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286章 小兵龚都
    刘六嬉皮笑脸的用肘子捅了捅赵九,笑嘻嘻的问:“队长,这回分给咱们队几个人呀?”

    赵九说:“陈将军吩咐预备役立即补充,我领到了三个人。”

    咱们队就三个什,每个什带一个人回去,想怎么用都行。

    刘六说:“队长,你看我们什损失了两个人,是不是考虑一下,毕竟王狗剩的什可是齐装满员,人给了他不是浪费了吗?”

    赵九说:“是不是见到好兵就心痒痒了。”

    不行,这件事情没得商量。

    将军可是说了——每个什领一个人,不入编制。

    仗打完之后,人要全部召回。

    你羡慕也没有用,打小算盘也是痴心妄想。

    我可以做主把最壮的这个人给你,你可要看好了。

    刘六说:“队长,真抠门!”

    兄弟贵姓?

    当兵吃粮几年了呀?

    龚都回答说:“俺叫龚老二,十五始从军,至今十五年。”

    刘六笑了笑,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龚老哥,这十五年的兵,可是与兴汉军同岁哪?”

    据我所知,当年的那些人,凡是留在军中的,至少都是屯长起步。

    龚老哥怎么可能还是小兵呢?

    龚都回答说:“不识字,脑袋又不开窍,当不了官。”

    刘六说:“行了,这回龚老哥到了咱们什,就一定可以建功立业。”

    两人边说边走,刘牛把龚都介绍给了什里的兄弟。

    刘三牛找上了刘六,不甘心的说:“什长,你运筹帷幄就好了,新兵交给我来带吧!”

    我承诺——一定给咱们什带出一个一等一的好兵来。

    刘六说:“不行,队长说了,打完仗还得把人还回去。”

    刘三牛还想要说什么,进攻的战鼓声响了起来。

    刘六更是冷情冷冽的站了起来,一字一句的说:“兄弟们,是血战鼓!”

    打了两年仗,还是第二次听见血战鼓。

    大家都小心着点儿,跟着我向前冲。

    龚老哥,也不知道你的战斗水平咋样呢?

    一会儿就跟着我跑,能不能杀敌不重要,关键是不能掉队。

    龚都说:“什长放心。”

    说算取出了手弩,将弩机调到了单发状态。

    整个人的气势突然一变。

    刘六倒也警醒,若有所思的看了龚都一眼。

    只不过进入了临战状态的人,性情都会大变。

    不苟言笑是最基本的准则。

    真要是谈笑之间灭强敌,那是吹牛的。

    大战一起,无论是将军还是小兵,都得绷紧了神经。

    谁拿战斗当儿戏,谁就得成为战场之上的笑柄。

    至于所谓的高层煮酒论英雄,士卒拼命挣前程,这样的情况是绝对不会出现的。

    军中同袍胜似手足兄弟,谁又会在别人砍掉自己手足的时候,谈笑风生呢?

    这简直就是乱弹琴。

    龚都总是明白了一个道理——王不见王。

    一旦两王碰面,那就是不死不休的开始。

    刘六刚要通过一片石林,龚都一把拉住了他。

    前方十米处,居然有一个闪光点。

    白马义从虽然与奇石融为了一体,但是他们身上的铁甲,在太阳光的照射之下,还是暴露在了红衣卫的眼前。

    刘六等人可能难以发现白马义从的伏兵。

    然而有了龚都这个人的加入,那就是白马义从的噩梦。

    刘六低下了头,小声的说:“龚老哥,我怎么觉得,你比陈将军的白毦兵还要厉害呢?”

    龚都说:“什长,久病成良医。”

    这仗打多了,自然就厉害起来了。

    打仗说白了就是那么一回事,保护好自己,消灭掉敌人。

    剩者为王,哪一方剩下的人多,哪一方就是胜利者。

    对于咱们这样的小兵来说,活到战斗结束就是胜利。

    刘三牛一脸崇拜的望着龚都,认认真真的说:“龚老哥,等这一仗打完了,你得教教我。”

    你这身战场保命的本事,简直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呀。

    刘六说:“行了,龚老哥的能力已经证明了。”

    接下来就让龚老哥自由发挥吧!

    我这点本事,想要指挥龚老哥,简直就是自不量力。

    龚都调整好了角度,立即射出了死神之箭。

    刘三牛趁机抢占了阵地,接应身后的刘六等人。

    有龚都这样的外挂,红衣卫的前进速度很快。

    奇石之上桃花朵朵,见证了这场关乎两军命运的一战。

    公孙仁说:“勇哥,红衣卫的步战能力,居然比白马军强悍十倍。”

    不到千人的前锋军,居然压着五千白马义从打。

    这样的战斗力也太恐怖了吧?

    公孙勇说:“四弟,红衣卫的表现很奇怪。”

    似乎每一个什中,都有一个灵魂人物。

    这没有道理呀,要说兴汉军,真的强悍到个个精英的地步。

    打死我都不会相信的。

    你看看红衣卫各部的进展,似乎以这近千人的队伍为核心。

    难道是铁壁将军陈到,亲自上阵了吗?

    不应该啊!

    作为一军统帅,怎么可能轻易的离开指挥位置呢?

    再说陈到的白毦兵,只不过是一个一百人的屯而已。

    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形成鲸吞之势呀。

    公孙仁说:“勇哥,看来这中盘失守,只是时间问题。”

    红衣卫仗着兵力优势,已经开始压迫奇石林中的白马义从主力了。

    再加上咱们安排的伏兵,总是莫名其妙的就暴露了。

    好像就是有无数双眼睛,在全方位的观察他们。

    公孙勇说:“白马义从已经损失超过三千人了。”

    原来步战才是造成大量牺牲的罪魁祸首哪?

    公孙仁说:“仅凭一万五千下了马的白马义从,已经无力阻挡红衣卫前进的步伐了。”

    只是再往上走就是松树林了。

    咱们应该安排一下,至少也要给红衣卫一点颜色看看吧!

    在特战营的精诚合作下,红衣卫终于超水平发挥了。

    白马义从不擅长步战的缺点,更是给这场不对等的战斗,增加了无数的笑料。

    刘六等人够于到了松树林前,一个什的人也只剩下三个人了。

    最让刘六无法接受的是——居然有三人阵亡。

    要不是龚都多次相救,只怕他和刘三牛早就已经命丧黄泉了。

    龚都杀敌最多,已经超过二十个人了。

    然而他却保护不了所有的人,白马义从的箭射得太准了,根本就不给人留反应的时间。

    好在特战营的人加入了最前线的战斗,给刘六等七十二个什增加了尖端战斗力。

    只是独木难支,龚都一个人总是力有不逮的,他无法在短时间之内,消灭视线中的白马义从。

    牺牲的三个人都拿到了斩首的功劳,只可惜是拿命换命。

    正在这个时候,龚都感觉到了一股杀气,来不及多想了,立即张臂勾动了扳机。

    公孙仁从天而降,他已经观察龚都很久了。

    连杀二十几个人,居然可以做到脸不红,心跳也不加速,简直就是杀神再世。

    纵然是小兵的装束,也掩盖不了龚都身上,那浓厚到了凝实的煞气。

    情急之下的公孙仁,居然抓住了刘三牛做挡箭牌。

    刘三牛条件反射的抱住了公孙仁。

    公孙仁手中的朴刀,居然阴差阳错的穿透了刘三牛的身体。

    龚都没有说什么,抬臂张弩,一矢命中了公孙仁的额头。

    公孙仁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只是可惜他永远都无法开口说话了。

    两人一起倒下,刘六流着泪上前,想要分开两个人。

    金创药不要钱的往伤口上撒。

    刘三牛说:“什长,不用了。”

    心脏破了,人也就没救了。

    龚大哥,跟你一起战斗,我不亏!

    我死之后,也不要那么麻烦,就葬在这棵松树下面。

    想不到我刘三牛,居然拼掉了一个校尉,这辈子,值了……

    刘六说:“三牛哥,不值当的,你不能死,咱们这个什,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龚老哥,我知道你的来历很不简单,我得去给三牛哥找伴儿了。

    我要是也战死了,就跟三牛哥做个伴吧!

    龚都说:“什长刘六听令:本将军命令你——好好活着!”

    龚都哭了,他抓住了刘六的肩膀,不让这个当了他一个时辰的什长的汉子,冲进松树林中送死。

    刘六问:“为什么呀?”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临战加强前锋的力量,不计代价的强攻。

    龚都说:“为了胜利,为了兴汉国,为了五大山城的永久和平。”

    南山城太平了十五年,似乎忘了牺牲的意义。

    你觉得刘三牛死得冤枉,可是这一仗下来,倒在奇石林中的白马义从,已经超过了五千。

    这就是战争,咱们要是不拼命,身后的一千四百万百姓就得流血。

    你带着一个什的人率先突破了中盘大营,又在松树林前,斩杀了公孙五虎之一的公孙仁。

    这是属于整个什的荣耀,你得继承下来,让更多的人知道,红衣卫有刘三牛,兴汉军有刘三牛。

    刘六说:“我不想要这份荣耀,我想要三牛哥他们活下来。”

    龚将军,你不是很厉害吗?

    大名鼎鼎的特战营将军,居然到我这个什长名下配合战斗。

    战斗胜利了,可是一个什的人,非死即伤。

    为什么要让我,完好无损的承受这份煎熬与痛苦呢?

    龚都说:“既然你活了下来,就应该努力的活得更好。”

    红衣卫这场硬仗,兴汉军必须要打。

    一直以来,王爷都是在仗势欺人,然而事关幽州的归属问题,不再是简单的力量比拼了。

    六万蓟王军动向不明,兴汉军拖不起了。

    这就是国战,大国之争,必须要有流血牺牲的。

    刘六问:“中盘已经拿下了,我可以安葬三牛哥了吗?”

    龚都点了点头,毕竟是同袍一场,两人得送刘三牛一程。

    至于公孙仁,也葬在了刘三牛的旁边。

    既然两人死在一起,那就葬在一起吧!

    中盘大营,龚都清点人数,发现居然少了一个人,是地文星刘拾。

    正当众人想要出去找的时候,刘拾配合作战的那个什,抬着他的遗体走了进来。

    赵九问:“王狗剩,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王狗剩说:“队长,我没有保护好刘拾兄弟,我愿意为他偿命!”

    王狗剩拔出朴刀,就要往脖子上拉。

    龚都怒吼一声:“够了!”

    刘拾牺牲,咱们可以悲恸,却不能失去理智。

    我想要知道,刘拾战死的具体过程。

    王狗剩说:“将军,刘拾兄弟补充到什之后,我们就开始进攻了。”

    奇石林中的战斗,刘拾为了突破,第一个冲上了一块奇石,被三名白马义从偷袭得手。

    好在伤势不重,倒也不影响继续战斗。

    松树林前,在公孙仁暴起偷袭将军的同时,公孙五虎之一的公孙勇,埋伏了一队人,专门对付刘拾兄弟。

    刘拾兄弟躲闪不及,壮烈牺牲了。

    龚都说:“在这样的战场上,你可以保全一个什的人,的确很难得,我不怪你。”

    告诉陈到将军,特战营已经完成了任务,得回下盘大营向王爷复命。

    特战营,带上刘拾,跟我走!

    龚都回到了下盘大营,与廖化汇合之后,就去向兴汉王刘正复命了。

    刘正问:“龚都,你凭什么认为刘拾战死有蹊跷呢?”

    龚都回答说:“王爷,万军混战。”

    一个人尚且难以保全,更何况是一个什的人。

    咱们可是战斗在最前线的,要是王狗剩没有问题,那一个什的战斗力难道超过了特战营吗?

    刘正说:“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一定要注意保密。”

    会有专门的人负责查探消息,兴汉军绝不会让任何一名战士枉死。
多多书院 > 兴汉使命 > 兴汉使命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