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兴汉使命 > 兴汉使命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187章 割须弃袍
    曹操夜宴,邀请卢门五郎。

    酒至半酣,曹操借着酒意试探众人的心意。

    曹操半醉半醒的说:“现在董卓老贼西逃,我们正好可以乘势追击,一战而成功。”

    诸位却按兵不动,这是什么道理呢?

    任县侯袁绍,喝了一大口酒,才慢条斯理的说:“诸侯兵马,连续作战一年多了,大家都十分疲惫。”

    董卓老贼有李儒为谋,也不是省油的灯。

    咱们草率进军,恐怕会上了董卓老贼的当啊!

    曹操反驳说:“董卓老贼,劫迁献帝和宫室,仓惶西逃。”

    这正是上天,要他灭亡的时刻,咱们只需要再接再厉,一鼓作气。

    一同进击,天下从此大定。

    这样的结果难道不好吗?

    大家为什么都迟疑观望,就是不肯进军呢?

    刘正带着三分醉意说:“三师兄太小看董卓老贼了,李儒多谋,吕布善战,最好是不要轻举妄动。否则,你可就要吃大亏了。”

    曹操大怒说:“七郎,想不到你也是鼠目寸光之辈。罢了,你们这帮笨蛋,真的不配与我共谋大事!”

    刘正面色羞愧,只能在心里说声——“对不起!”

    第二天,曹操军倾巢而出。

    在曹操的率领之下,夏侯惇、夏侯渊、曹仁、曹洪、曹纯、于禁、乐进等将领,会合曹操军的兵士万余人,起程向西,去追击董卓老贼。

    ……

    且说董卓老贼,挟持献帝行进到函谷关的时候,驻守在那里的徐荣出城迎接,并让他们进城休息。

    李儒献计说:“丞相刚刚放弃洛阳城,车驾行动迟缓。”

    恐怕后面会有诸侯联军,派兵前来追击。

    不如让徐荣埋伏军兵在函谷关城外的险要之处,潜伏待机。

    如果有追兵到来,就先放过不予理会。

    等到西凉铁骑的主力,杀败追兵的时候,徐荣再截住掩杀。

    只要搞定了第一拨追兵,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杀了一只鸡,儆了一群猴。

    有了一个失败的榜样,后面观望的诸侯联军,就不敢放马再来追击了吧?

    董卓老贼听了之后,于是就问:“文优,谁可以挡住追兵呀?”

    李儒回答说:“执金吾吕布,正是不二人选。”

    董卓老贼,对李儒言听计从,于是就命令:

    执金吾吕布,带领并州铁骑断后。

    吕布依计行事。

    正行进之间,曹操带着大军,追赶上了断后的并州铁骑。

    吕布大笑说:“果然不出军师李儒所料,合该曹操军受死!”

    随后并州铁骑出列,展开阵形,与曹操军对峙。

    曹操拍马出阵,大骂说:“逆贼匹夫!劫持献帝,流徙百姓,现在要还想往哪里逃蹿呢?”

    吕布回骂:“曹孟德,相国待你不薄,你却暗害于他!”

    像你这样背主的懦夫,又有什么资格来教训别人呢?

    识相的话,火速退兵,否则伏兵杀出,你这区区一万人马,只怕是要死于非命了。

    吕布这是提醒曹操,西凉铁骑有伏兵。

    然而曹操一心想夺回献帝,已经利欲熏心了。

    对于吕布的言外之意,曹操根本就没有理会。

    吕布见曹操坚持找死,也就不再相劝。

    只是吩咐并州铁骑守住道路,单骑上前挑战。

    夏侯惇挺枪跃马直取吕布。

    战不到数合,董璜带着五千西凉铁骑,从左边杀了过来。

    曹操急令夏侯渊迎敌。

    还没有等曹操松一口气,右边的山道上,喊杀之声又响了起来。

    曹操定睛一看,原来是董越,带着三千西凉铁骑杀到了。

    曹操急忙命令:

    曹仁带着八门金锁军迎敌。

    三路西凉铁骑,势不可挡。

    夏侯惇抵敌吕布不住,飞马回阵。

    吕布率领铁骑,从背后掩杀,三路夹击,曹军大败。

    曹操军的败军,只得朝着洛阳城方向撤退。

    大约在辰时,朝阳初升,部队退到了一座荒山的脚下。

    曹操才刚刚聚集残兵败将,正要埋锅造饭。

    忽然听得四面喊杀声响起,徐荣的伏兵,冲杀了出来。

    曹操慌忙策马,夺路奔逃,不料却遇到了徐荣,急忙转身再次奔逃。

    徐荣抽弓搭箭,一箭正射中曹操左臂,曹操带箭逃命,越过了一座小山坡。

    徐荣收弓换刀,高声呼喊:“骑白马的是曹操,相国的悬赏,依旧有效,大家快抓住他呀!”

    徐荣手下的两队军士,早埋伏在草丛之中。

    他们先听见了徐荣的呼喊,又看见曹操骑着白马,冲了过来,忙举枪乱扎。

    曹操的坐骑中枪倒地,他自己也翻身落马,被西凉铁骑的小卒,给生擒活捉了。

    正在这个时候,曹操军的一员大将,飞马而来,挥刀砍死了小卒,飞身下马,救起了曹操。

    曹操睁开眼睛一看,见是族弟曹洪。

    曹操说:“我就要死在这里了,洪弟!你还是先逃命去罢!”

    曹洪不肯,于是就说:“兄长身上有伤,请先骑上我的马,我随后步行保护,一起突围。”

    曹操不同意,毕竟是手足情深。

    正在这个时候,徐荣又看见了曹操的身形,于是就高声呐喊:“穿红袍的是曹操。大家快来抓曹操呀,相国重重有赏。”

    曹洪见来不及了,忙一把扯掉曹操的红披风,强行扶上了战马。

    曹操问:“徐荣带着西凉铁骑,已经追赶上来了,你可怎么办呢?”

    曹洪回答说:“天下可以没有曹洪,不可以没有兄长。”

    就这样,曹洪步战开道,替曹操杀出了一条血路。

    曹操感动得热泪盈眶。

    曹操说:“这次我侥幸能够活命,全赖弟弟的鼎力相助呀。”

    曹操驱马前行,曹洪也脱去了笨重的衣甲,拖刀跟在战马后面,步行保护。

    大约走到巳时,前面一条大河拦住去路,后面喊杀声渐近。

    曹操说:“这次完了,咱俩肯定是没得救了!”

    曹洪急忙扶曹操下马,脱去袍铠,背负他渡河。

    幸好河水不太深,两人才勉强到达了对岸,追兵远远地跟着,隔河放箭。

    为了提醒不远之处的战友,放箭的西凉铁骑们,齐声高喊:“短髯的是曹操,他们只有两个人,大家快去抓曹操啊,他们就在河对岸!”

    曹操惊慌失措,忙抽出青釭剑,把脸上的胡须剃掉,至少从远处看不出来——他是有胡子的人。

    倒也骗过了,不少闻讯而来的西凉铁骑军士。

    两人相互搀扶着走,又过了三十多里,才在一土岗下,靠着土坡而坐,稍微的喘口粗气。

    忽然喊杀声又响了起来,一彪人马迎面赶来,原来又是徐荣,从上游渡河,带人追了上来。

    曹操哭了——徐荣,你怎么就阴魂不散呢?

    曹洪也是面如土色,既要迎战徐荣,又要保护曹操,他也分身乏术呀!

    两人正在慌乱之间,只见夏侯惇、夏侯渊引数十骑赶到,大声喝喊:“徐荣勿伤我主!”

    夏侯惇马快,强势杀了上去,截住了徐荣。

    徐荣想要抓住曹操,就得先把夏侯惇给弄死。

    毕竟夏侯惇挡住了徐荣的路,曹操已经跑远了。

    两人交战了数个回合,夏侯惇一枪刺伤徐荣。

    徐荣落马,西凉铁骑抢了他,仓惶退走。

    随后曹仁、曹纯、于禁、乐进等将,各自带领着一队兵马,寻觅曹操的踪迹而来。

    他们见了曹操之后,都是悲喜交加。

    曹操最后聚集残兵败将,一共只找到了五百余人。

    曹操仰天痛哭:“悔不听七郎所言,以至于有今日之败。”

    曹操回到洛阳城中之后,见众诸侯依旧在饮酒作乐。

    他心中的悲愤与憋屈,更是难以言表。

    袁绍劝曹操说:“孟德,来喝杯酒,先消消气,你损失多少粮草辎重,我加倍补偿你。”

    只是人手方面,就得曹操军自己想办法了。

    曹操不肯领袁绍的人情,甩袖打翻了酒樽,大骂说:“竖子不足与谋!”

    袁绍丢了面子,心中不快,与曹操之间,有了一丝裂痕。

    辎重粮草也不给了,任凭曹操军,自生自灭。

    刘正走到他们身边,开口说:“三师兄,你太急于求成了。”

    有一位圣人曾经说过——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天下之事,岂有一蹴而就的道理呢?

    凡是想走捷径的人,都是会付出代价的。

    三师兄献刀不成,亡命陈留。

    难道还没有吸取教训吗?

    怎么就记吃不记打呢?

    刘正的话,都是大实话。

    曹操听完之后,面色羞愧难当!

    曹操问:“七郎,我就是想早点让天下重归太平,难道有错吗?”

    刘正说:“三师兄的想法不错,然而不切实际。”

    自从黄巾军大起义之后,豪强鱼贯登场,人心思乱,至此而始。

    先有大将军何进,妄动干戈,引外兵入京。

    再有十常侍,心怀不轨,暗害汉室栋梁。

    更有狼子野心如董卓者,废嫡立庶,独揽大权。

    如此这般前仆后继,都是为了那一人之下的荣耀加身。

    曹操问:“一人之下,可是臣子的极限,这样的追求有错吗?”

    刘正说:“孤臣不祥,高处不胜寒呀!”

    再说上面的那个人,心中也是惶恐不安的。

    想要做一人之下,就得有身死族灭的觉悟,得不偿失哪?

    曹操说:“我的人已经拼光了,后面的事情,也是有心无力,我要回陈留郡了,咱们就此别过吧!”

    袁绍有心不放曹操离开,又怕他添堵,也就两权相害取其轻,饶过了他。

    曹操得了袁绍的盟主手令,引军退回了陈留,专心致志的谋发展。

    ……

    洛阳城西园,兴汉军驻地。

    刘正找来贾诩和郭嘉,商讨兴汉军下一阶段的计划。

    三人经过一番讨论之后,把兴汉军的大政方针定了下来。

    刘正命令:

    安南将军太史慈,移驻定陶城。

    周泰部进驻徐州东海郡。

    靖海将军甘宁,移驻乐安港,建立海军第三舰队。

    青州攻略,正式开启。

    任命沮授,为青州刺史。

    管亥等黄巾军,入北山劳动改造营,接受思想再教育。

    兴汉军张合部,进驻青州济南。

    中山城最高执政官鲁肃,派遣工作队入青州,开始土地改革。

    刘正的这一道命令,很快就送达了兴汉军各部。

    各方面立即执行命令。

    兴汉军的战争机器,再一次运转起来了。

    这是兴汉军第二次大肆扩张。

    青州,已经成了兴汉军的囊中之物。

    太史慈带着五万兴汉军,开始了经营定陶,挡住了曹操军的东进之路。

    周泰带领三万兴汉军,进入东海郡,在糜家的通力合作下,迅速的掌控了局势。

    张合稳定了青州的局势之后,北海郡就成了唯一的另类。

    为了解决孔融的问题,刘正派人,邀请孔融到西园赴宴。

    酒至半酣,孔融也不客套。

    孔融问:“兴汉侯攻略青州,打算如何处置我这个另类呢?”

    刘正说:“文举公,儒门以传道授业解惑为业,你却为了五斗米而折腰。这个样子可不行,你还是重操祖业的好。”

    孔融听不懂——刘正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多多书院 > 兴汉使命 > 兴汉使命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