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诸星之再生 > 诸星之再生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二零三章
    夜晚,龙首山脉与丘陵地形交界处。

    宁远保持着怯懦的神色蹲在由七八辆木制驮车围成的简易营地的一角。一边啃着刀疤让人扔过来的干粮,一边看着刀疤那伙人围着篝火喝酒吃肉,一边听着他们的高谈阔论。

    虽然宁远现在的身份算是这伙人的俘虏,不过或许是因为宁远表现的十分老实,性格又弱势,又是个还没有修炼的普通人,所以他们并没有拘禁宁远,也没有专门派人看着宁远,相反还将短枪扔还给了他。

    也是,在宁远眼中都只能算聊胜于无的短枪,以这伙人的实力来说更是连破铜烂铁都算不上。就算把短枪还给宁远,他们也不怕宁远耍什么滑头。莫说宁远只是个没有修炼过的玩家,就算宁远是一个兵级修行者,他们也丝毫不担心宁远能够在二十几号人实力皆在兵级的修行者眼皮子底下逃跑。更何况其中的两位头领还是他们所在城邦也是小有名气的夫级高手。

    通过白天那位叫细疤的冷面斥候青年的讲解和一路上这伙人彼此的闲聊瞎扯中,宁远已经差不多了解到了自己需要的信息。

    这伙以夫级修为的刀疤和细疤两人为首共计二十四人的团队是离龙血大森林西北方向约九百里外一座叫科卡城的中型城邦的城邦佣兵。

    所谓城邦佣兵就是没有加入城邦军队体系的闲散修行者,大多以作为城邦贵族和商会的私兵或者护卫来换取修炼资源,承接城邦各势力发布的诸如妖兽狩猎一类的工作,也承接一些明面下的活计。

    以刀疤细疤为首的这支叫疤子队的城邦佣兵小队就属于专职于妖兽狩猎和灰色业务的城邦佣兵,在科卡城算是小有名气。毕竟既使是人口百万的中型城邦,其中百分之八十以上的高级修行者也基本集中在城邦军队体系之中作为各级骨干存在,体系之外的大多是一些兵级的底层修行者。既使是第二层次的夫级修行者也算是一方小高手了。

    哦,对了。中级城邦的人口上限是百万级,一般来说就是一百万。其中修行者比例大概在百分之二十到三十之间,也就是二十到三十万人左右。

    这二三十万修行者当中最底层的兵级修行者基本占了百分之六十,也就是十二到十八万人。剩下的八到十二万夫级及以上修行者中百分之八十在城邦军队之中,所以闲散修行者中夫级以上的中高级修行者真的不多。而且每个城邦的修行者根据规则除了作为城邦拥有者的城主是有上限的。

    一般而言,涅诺大陆城邦体系中,千人以下称之为村,千人以上十万人以下称之为镇,十万人以上即可称之为城。城之中五十万为小型城邦,百万为中型城邦,五百万为大型城邦,千万就是巨型城邦。千万级的人口上限也是单个城邦的最终上限。

    根据规则,村级修行者的上限就是兵级,也就是说只要成为修行者,任何一人理论上都拥有成为一村之长的资格。同理,镇级修行者的上限便是夫级,理论上每个达到夫级的修行者同样拥有成为一镇之长的资格。然后是小型城邦的修为上限为尉级,中型城邦的修为上限为校级,大型城邦修为上限为将级,巨型城邦的修为上限为帅级。

    也就说哪怕是巨型城邦,坐拥千万级的人口和资源,占据其中人口三成的修行者除了城主最高也就能修行到地阶帅级,往上就会被城市规则卡死。

    而且因为城市的承受力问题,每个城市的上限修行者是有名额限制的。比如作为中型城邦的科卡城,城主齐格尔是一名即将突破将级的地阶校级修行者。规则上科卡城除了城主受城市结心的规则保护以外只能同时存在三名地阶校级的修行者,一旦达到三名,其他的修行者就会被城市规则限制无法突破。而现在科卡城除了即将突破的城主,三个地阶校级的名额已经被城主麾下第一战将亚萨和科卡城第一家族梅因家的大长老各占了一个。也就是说科卡城只剩最后一个地阶校级的修为名额可供剩下的所有达到尉级的修行者突破,无论谁突破了,剩余的尉级修行者就只能卡在尉级不能寸进。

    那么除了顶层修为的修行名额有限制以外,次级修为或者说以下修为的修行者有没有名额限制呢?

    理论上来说是有的。但因为每个城邦占据的资源不同,名额也会有很大程度上的浮动。不过总体来说,根据规则,一个城市无论大小其理论的修行者承受上限最高只有总人口的三成。超过的话只能选择分流和升级城市两种选择。

    升级城市很好理解,就是扩充人口的上限。

    分流其实也是变相的扩充人口上限,方法就是建立附属城邦。

    建立附属城邦是涅诺大陆最初的城邦联盟雏形,也是涅诺大陆修行者发现的突破城市修为上限和名额限制的方法。

    作为主城的城邦城主可以通过消耗资源献祭给城市的规则结晶也就是城市结心使其分离出比主结心次一等的分结心,通过这种分结心可以建立直属主城的分城。

    而作为分结心的拥有者也就是分城城主的修行者将受分结心的规则保护不再受主城规则的名额限制,享有和主城城主一样的无限制突破修为的权限。

    简单点说就是修行者只要成为城主就能无视修为上限和上限名额的制约。

    那么只要所有修行者都成为城主不就行了吗?反正涅诺大陆无限大,资源无限多,人人如龙简直不要太好。

    嗯。很真实。但是也很傻很天真。

    宁远除了了解了科卡城和这群佣兵修行者的基本情况,同样也在细疤的口中知道了为什么不能在这个时间段进入森林的原因。

    其实原因很简单,只是宁远的境界线记忆中没有,宁远也没有往那个方向上思考而已。

    不过这样也就解释了宁远在最后几天内看到的妖兽异常分布是怎么回事。

    兽潮要来了。准确的说是每年两次大规模兽潮中的春潮要来了。

    每年的寅月末卯月初到辰月末的两个月时间内,各地的妖兽会因为繁殖季节到来和食物的短缺发生暴动,妖兽们会自发或者被动的走出聚集地攻击“人类”所在的城邦与部落。

    由于妖兽的总体实力和数量从来都在“人类”一方之上,所以每次上阴和下阴春秋两季的大规模兽潮对于各族生灵都是极为难熬的两月,基本上除了军队没有修行者会在这个时候接近任何大规模的妖兽聚集区。

    而刀疤他们这时候会出现在这里,可以说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典型了。

    从刀疤手下的闲话中,宁远大概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本对于疤子队这样的城邦佣兵小队来说,卯月到辰月两月基本属于专做内务不出外务的两月,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佣兵淡季。

    对抗兽潮这种活从来都是以军队和尉级以上的高级修行者为主,底层的闲散修行者只能做做打打下手的边角料工作。

    这一次同样也是如此。

    不过就在疤子队打算闲散过两月的时候,有科卡城的贵族在城邦佣兵行会高价发了任务。

    任务的细节宁远没听到,似乎是需要丛林虎的虎骨和虎鞭什么的,任务不算难,但需求的量很大。

    任务奖励具体是什么不清楚,但似乎足够小队再出一到两个夫级修炼者的高价。

    能够再出一到两个夫级修炼者的酬劳,自然也足够让刀疤和细疤中的一个更进一步。

    于是他们便在三天前来到了龙血大森林的边缘。

    据宁远了解,其实到今天为止,他们已经猎够了所需的丛林虎,如果宁远再晚上半个时辰或者一个时辰出来,或许两者就不会遭遇了。

    想到这里,宁远也只能默默的叹口气,说一声“天意。”

    确实可以说是天意。

    谁知道原本的一场偶遇会因为宁远玩家的身份和没有户籍的事实变成了一场劫持。

    而因为这场劫持,宁远发现了一个不得不让人震惊地事实。也是境界线记忆中没有的细节。

    那就是涅诺大陆的原住民似乎十分了解玩家的存在,就如同了解他们自身一般。

    原住民不仅知道玩家降临城市的规则也知道玩家选择自主降临的限制,甚至连玩家复活的机制同样一清二楚。

    宁远相信只有像了解自身一样了解玩家,才能仅仅根据自己玩家的身份和没有户籍的事实就推测出自己是煌生,而且掌握着某个机缘的信息。

    这一点从对方确认自己是玩家后就直接询问机缘就可以看出。

    而在对方说出涅诺大陆同样存在煌生后,宁远有了一个惊人的猜测。

    这个猜测在无意间听到的某些信息印证下来,或许更接近了某种真实。

    涅诺大陆的原住民与其说是原住民,更像是比诸星生灵更早进入涅诺大陆的玩家。

    第二天一早。

    睡得迷迷糊糊的宁远被人从驮车轱辘旁拽起,随即一盆冷水从天而降。

    全身湿透的宁远在冰寒的刺激下立马清醒了过来,即刻就看到冷面青年细疤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一个拿着水盆的黑瘦汉子站在旁边。宁远记得对方似乎叫兹疤。

    刚才应该就是对方浇的冷水。

    如果不是被俘的状态的话,昨晚那一觉应该是宁远自降临开始睡得最安稳的一觉,至少有这伙人在,宁远一点都不需要操心睡觉时的安全。在森林的日子里虽然也都能平安睡去,但因为担心安全的问题,每天的睡眠都很浅。

    “不过如果没有这盆冷水就好了。”

    宁远在心里默默道,随即打了寒颤。

    虽然已经进入了卯月,但是早上还是挺冷的。

    就在宁远心中碎碎念的时候,细疤沙哑的声音响起:

    “准备出发。”

    宁远闻言抬头看了看天色,有些怯懦的道:“现在才寅时四刻吧?是不是太早了?”

    随即又小心地呐呐解释道:“这么黑,我怕找不到路。”

    细疤冷眼盯着宁远,直到宁远刚刚抹干的额头冒出冷汗,才以一种认真的语气道:

    “你如果不想死在兽潮里,又或者在我们小队的地牢里呆上两个月,最好在两天内带我们找到你说的机缘。”

    说完直接转身向外走去。

    兹疤走过来拍拍宁远的肩膀,沉重的力道让宁远的肩膀一歪,戏虐道:

    “龙首山可不好走,等不到你上山,天肯定亮了。所以别想着拖延时间。呵!~”

    说完,提着水盆跟着细疤离开。

    就在宁远揉着发麻的肩膀,低头一脸悲苦时,一只蒲扇般的大手重重地搭在宁远另一边的肩膀上,使得宁远瞬间一个踉跄,狼狈地转身跌落在地。

    “哈哈哈。”看着双手撑地一脸痛苦的宁远刀疤一阵狂笑,随即极具压迫力的庞大身形附身看着仰头一脸怯懦,明显露出敢怒不敢言神色的宁远狞声道:

    “小子,你看你连我一巴掌都受不住,所以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实话跟你说,早则两天迟则三天,兽潮绝对会发动。”

    然后举起两根粗壮的手指摇了摇,接着道:

    “两天,你只有两天的时间。两天内如果看不到你说的机缘,我会杀你一次。”

    站直身体,以一种可怜的眼神俯视着宁远,用陈述事实般的语气道:

    “如果你有户籍,你会直接在户籍绑定地复活。可惜你没有。野生的你只能选择原地复活或者百米内随机复活。不管哪一种,你跑不掉。”

    随即眼神一厉,认真道:

    “然后我会把只剩一次复活机会的你带回科卡城,两个月的时间我们有的是方法炮制你。绝对会让你终身难忘。”

    看着一脸苍白神色恐惧的宁远狞笑一声:

    “祈祷两天内有好结果吧。”

    说完然后转身打算离开。

    “如果我选择转生呢?”

    背后传来宁远有些咬牙的声音。

    刀疤转过身,看着宁远虽然畏惧但似乎豁出去的倔犟眼神,莫名地轻笑一声。

    “如果我选择转生,放弃机缘,或者等以后再来获取机缘,你还能把我怎么样?”

    宁远畏惧又倔犟的盯着刀疤,一字一顿地问道。

    刀疤没有直接回答,一直以带着莫名笑意的眼神看了宁远很久,直到手下的小弟开始收拾旁边的驮车,才脸色一整,以一种从未有过的冷肃语气看着宁远道:

    “如果你选择了这条路。那么不需要我做什么,将来你自己就会为这个决定后悔永生永世。”

    说完转身向着等待的众人走去,行至半路顿了顿,以一种莫名的语气道:

    “给你一个忠告。”

    宁远抬头看向刀疤庞大的背影。

    “如果不想后悔,那么最好祈祷自己一辈子都不会用到转生功能。”

    说完再没管宁远,漫步走到队伍的前列招呼众人准备赶路。

    宁远看着刀疤的背影,眼中闪过莫名的思虑。

    宁远一直在装。用还未修炼的事实在装,用顺从怯懦的神色在装,用忍无可忍的态度在装,一切都是为了让对方认可宁远的弱势,放松对宁远最低的警惕,强化宁远在对方眼中的性格。

    为了达到目的,在对方确认宁远的目的地时,宁远没有任何的欺瞒,甚至在系统誓言的约束下坦诚了自己还剩两次复活次数的关键信息。

    对方也一直知道宁远在装,虽然不知道看穿了多少。但就像对方说的,宁远太弱了,无论是不是装对对方来说都没有意义。哪怕利用复活也跑不掉。

    宁远最多能做的仅仅是拖延时间,但对方其实并不怕宁远拖时间,因为他们拖得起,最多感到恶心,反倒是宁远拖不起。就像刀疤说的一样。对方可以将宁远以俘虏的方式带回城邦,关押在地牢,可以尽情的在限度内折磨他,一直到他崩溃。还可以杀他一次作为惩戒。等两个月后,他们会再次带着宁远来这里,逼着宁远交出自己的机缘。

    相反,宁远拖不起。如果对方给出的兽潮信息准确无误的话,宁远必须想办法在两天内进入那处地方,不然无论宁远有多少次复活次数,只要城市复活的限制不解除,那么多少次的复活次数在兽潮的冲击下都不够。

    而且如对方所说,只要宁远不能逃掉,宁远就只能一直处在对方的钳制下,没有自由,无法修炼,眼睁睁看着自己与其他玩家的差距越来越大,直到不可弥补。

    除非宁远愿意选择以转生的方式一拍两散。

    这样的话,那处机缘,宁远情愿背负重重限制的自主降临也就没有了任何意义?

    当然,至少比给人做嫁衣要好。

    其实宁远做出的最坏打算就是一拍两散。

    如果没有刀疤最后的那几句话的话。

    然而,不管刀疤最后那几句话中有多少真又或者哪怕全部是假的。

    听了的宁远就已经注定不敢再去赌了。

    众人上路后,宁远接过干粮,环视了一圈后,走到刀疤的面前,怯懦的问道:

    “找到机缘,你真的会放过我?”

    刀疤眼睛一亮,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道:

    “系统的誓约可是绝对的。哪怕我不愿,也不可能伤害你。”

    宁远点点头,看着刀疤的眼睛道:

    “好。我带路。”

    说着主动先前走去。

    “等等。”刀疤叫住宁远。

    宁远回头看着刀疤。

    “你速度太慢,让兹疤和莫疤携着你上山。细疤前面探路。龙首山不好走。”

    刀疤郑重道。

    “好。”

    宁远点头,跟在两人身后向前走去。

    细疤对着刀疤一点头,身形无声地向前窜去。

    刀疤见细疤去探路后才对小队中负责驮车的几人道:

    “力疤,扎疤,哈疤,谷疤,姜疤,苗疤,沐疤,戈疤,箭疤,你们剩余的次数不能冒险,留在山下看着驮车和货物,有情况放响箭。距离太远的话用机关信凖。如果夕时中刻我们人没回来,也没有发回任何信息,你们明天一早直接赶着驮车回城。”

    “是,老大。”

    被点到的几人齐声应道。

    刀疤点点头,随后看了看身边的众人,又看了看前面的宁远,肃然道:“其他人,战斗队形,跟上。”

    疤子队城邦佣兵小队全员的名字中都带着一个“疤”字。

    当然,没有一个是真名,全是代号一类的假名。这似乎是疤字队特色和在城邦佣兵界的招牌。

    刀疤和那个叫兹疤的汉子并没有骗宁远,龙首山的路确实不好走。

    应该说这一段时间任何一条通向妖兽聚集地的路都不好走。

    龙首山脉处于整个伏龙山脉最南端,由龙嘴山,龙牙山,断齿山,东西龙角山,前后龙须山,龙颅山八座大小不一的山峰组成。占地极大。

    如果是宁远一个人的话,没有妖兽危险的情况下也得四到五天才能到达目的地。不过,现在有兵级高段的两名修行者携着,估计最迟明天下午就能到了。

    宁远所寻找的那处入口位于断齿山的东麓,在断齿山与后须山相连的山壁夹角的一道山缝中。

    那处所在并不是机缘的正式入口,反而是类似于后门一般的所在。至于机缘的正门在哪里,宁远并不清楚。当初他也是误打误撞才进入的这处机缘之地。

    在经过前须山踏上龙牙山的小道后,宁远开始有些庆幸这次身不由己的劫持了。

    或许是兽潮发动在即的关系,龙首山的妖兽密度比宁远综合各种信息后预估的还要大。

    单是从前须山到龙牙山的这两百里路,就至少经历了二十几次的战斗。这还是众人避开了大部分妖兽的情况下。

    宁远难以想象,如果是自己一人的话,要如何踏过这两百里路。

    幸运的是,无论是龙血大森林的外围边缘还是龙首山脉的前沿都是以低阶凶兽级妖兽(也就是和兵级修行者实力相当的妖兽)为主。众人暂时还没有碰到相当于夫级实力的中阶凶兽级妖兽。

    通常来说,修行者天阶之前,对上实力与自身相同的妖兽,论单打独斗的话,是修行者占优,因为修行者可以利用各种外力来战斗。

    然而这只是单打独斗的时候。实际情况是荒兽级以下的妖兽大多数以群居为主。一巢少则三到五只,多则几百几千都有可能。

    所以前面才说既使是龙血大森林的外围,也需要二十几人存在夫级实力者的团队才能稍稍活动。

    刀疤和细疤的疤子队就是这样一支活动在龙血大森林边缘和外围边缘的佣兵团队。

    也正是因为他们属于专职的狩猎团队才能经验丰富的避开目前为止的大部分妖兽。
多多书院 > 诸星之再生 > 诸星之再生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