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书院 > 诸星之再生 > 诸星之再生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一百八十五章
    (“小子,看好了。接下来才是真正属于地阶的战斗。”)

    樊修站定后在意识中提醒了一句,双手持刀,直直冷邪的方向,大刀上闪过一抹玄黄色的流光,刀身四周空气波纹隐隐而动,一根根尖锐的地刺从无到有的浮现,随即有三三两两相互碰撞融合成更粗更大的石刺。

    短短时间内原本只有一尺长两指粗的地刺融合成九根三尺长胳膊粗的岩刺,然后又继续融合成三根丈许长一尺粗的硕大尖锐石柱。

    一股庞然而厚重的气息从悬浮于樊修身前丈许高的三根粗壮岩柱上散发出来,同时樊修的身上也升起一股充满压迫感的强大气势,脚下的地面似乎隐隐承受不住一般下陷半寸,形成一个明显的圆弧状印记。

    “热身也确实该结束了。”冷邪阴冷的扯出一抹邪笑,脚下冰霜蔓延,左手挽指在碎冰剑剑脊上连弹九下,发出一阵阵清越的剑鸣。

    剑鸣声中一柄柄纯冰打造的巨大冰剑在震荡的空气波纹中浮现,足足九把丈许长三尺宽的巨大冰剑悬浮于身前的半空中。

    一股争锋相对并隐隐压制的冰寒气势随着冷邪重重踏出的一脚向着樊修展现出来的气势压迫而来。

    土克水。原本来说,无论是巨大岩柱还是樊修展现出的沉重而充满压迫感的气势,同境之下,并且修为稍高一筹的情况下,两者的气息都应该能够稍稍压制对方才对,但实际上,现在的樊修却成了被隐隐压制的一方。

    不过对此樊修倒是面无表情,反而在意识中对宁远讲解道:(“这就是修者踏入地阶在道台刻印属性符文后能够拥有的第一项纯元气能力,元气化形。”)

    (“而所谓气势就是修士实力踏入地阶凝炼的真元自动影响外界所产生的一种效果,对于低境界的修者有着一定的压制效果。如果修者修习有专门气势类的法门,气势压制的效果会更明显,并且产生各种各样的附加效果。”)

    (“我现在是真元有些不济才会被对方反压,通常来说克制型的气势是能够极大压迫对方的气势范围的。”)

    宁远似乎有些不好的预感,有些急切的在意识中问道:“高手,你这是?”

    (“时间不多,我要拼命了。对地阶的方向能领会多少就看你自己的了。”樊修没有隐瞒的坦然道,“我大秦联盟崩毁已经3700多年,这3700年里我一直在问着自己如果当初没有一路溃逃回城而是选择在此地死战会是如何?大秦的结局是否会因此改变?但是因为我是本体留存的残魂,所以我无法自己去演化。”)

    (“虽然比我预想的晚了太久太久,但是你来了,你选择了我所希望验证的选择。这就够了。”)

    (“我,累了啊。”)

    樊修抬眼面无表情的看着冷邪,嘴角喃喃道:“虽然一切都是本体事后还原的场景,一场记忆中的虚妄梦境,但是能够在这里宰了你们两个,也算是聊胜于无的自我慰藉吧。”

    低喃后的樊修眼神一定,手中大刀上光华闪过,三根巨大岩柱重重向着冷邪击去。

    这一次虽然依旧是直来直去的打击,但在岩柱笼罩下,想要躲闪却是没那么容易。而且冷邪会躲吗?

    不会。

    冷邪虽然初入地阶校级,还没有能够完全收敛自身的力量,或者说他也不想收敛。在他看来,修者踏入地阶就是真正超凡的开始,自然得表现出自己盖压凡人的力量。

    刚才他和樊修的试探交手,哪怕被阴了一下,但无论怎么看也是他占据上风。刚现在无论气势还是声势都是他压制对方,那么对土属性这种本身就慢悠悠的攻击有什么理由退让?

    邪笑的冷邪碎冰剑向着三根岩柱一指,巨大的冰剑带着冰蓝的光辉同时向着岩柱及后方踏步而来的樊修激射而去。

    樊修脸色冷漠,手中刀锋一转,横扫出几道纯粹的的玄黄色土属性刀气,双腿肌肉微微膨胀,在地面踏出一个小坑后,整个人追着刀气电射而出。

    冷邪面无惧色,冷然一笑,脚步移动整个人模糊了一瞬,在原地留下一个残影,出现在樊修不远处,同时出现的还有数道寒气森森的冰蓝色剑气。

    剑气与刀气相撞,激烈交锋中互相消弭,冷邪则再次与樊修刀剑交击起来。

    刀剑交锋,剑气刀气肆溢,冰刺与土刺互毁,巨大的石柱与冰剑也爆发出阵阵的轰响。

    尘土与碎冰飞扬中,樊修撩刀划过冷邪铠甲,可惜被及时后撤一步的冷邪闪过,只留下一道震荡空气的刀影。同时冷邪碎冰剑上再次爆起海胆般的碎冰,沿着剑刃蔓延向樊修的大刀,意图将大刀冻结。

    樊修冷漠地一震刀身,玄黄色的光华扫过震碎冰块,一道延伸的气刃再次斩向冷邪的胸口。

    冷邪依旧邪笑着侧身闪过,左手向着樊修脚下虚握。

    樊修回身一刀将脚边出现的碎冰破坏。双手肌肉蓦然膨胀,大刀一旋一刀巨大玄黄色光刀浮现在大刀的上方,与大刀一起再次斩向冷邪的腰侧。

    冷邪碎冰剑连斩,三道叠加的冰刺墙出现,挡下光刃与大刀的袭击的同时,根根冰刺如箭雨一般激射向樊修。

    樊修回刀防御,挡下大部分冰刺后依旧被几根冰刺划伤了胳膊,一股阴寒的气息沿着伤口冲向樊修的身体,但马上被樊修用真元逼出。

    宁远此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全力运转着“夕照”和“爻衍”,希望对思维同步的樊修能够有所帮助。

    虽然宁远肯定在硬实力上完好状态的樊修绝对强于对方,但此时的樊修不在完好状态,甚至可以说在没有足够的休整时间的情况下,刚在不久前使用了“坤势变”绝招的樊修此时的状态连完好时一半都不到。

    稍稍停步,轻喘一口气的樊修脸上微微冒汗,略显苍白。

    双方都略微调整气息后,樊修再次面无表情的一边持刀向着冷邪连砍,一边超控着已经缩小了三分之一的三根石柱撞击着冷邪那依旧彻底崩碎了三把的巨大冰剑。

    战斗在持续,在一直保持着邪笑的冷邪却慢慢有些笑不出来了。

    樊修的资料,他和柳焱都看过,包括他以往的一些战斗记录。对樊修的手段不说全部了解,但也了解个大半。

    他和柳焱都清楚樊修此时没有在绝佳状态之中,虽然有些不齿,但不得不说这也是他们所希望的。

    冷邪和柳焱二人虽然表现的十分傲气,实际上也确实非常骄傲,但两人也不是傻瓜。

    一个从秦联盟主城亲兵营出来的,一个被上头交代必须活捉,一个不惜一次派出四名地阶一起参与以防万一的目标怎么可能仅仅是一个小型城邦的城主,一名和他们一样刚入地阶校级的地阶修行者这么简单。

    哪怕很多人相信眼前这人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型城邦城主,一名在龙山域没有任何声名的地阶水货,他冷邪也不会相信。

    在交手了一段时间下来,冷邪更是更加确信了这一点。明明不是完全状态都能和他这个完全状态的地阶硬拼这么久,并且从一开始被压制到现在隐隐开始反压制,这种家伙怎么可能简单。

    但越不简单越要尽早解决。不然等到柳焱那家伙出手,功劳可就得平白少一大半。这次的上面的奖励可是十分丰厚,平白少一半,他冷邪可不甘。

    想到这里,冷邪微微有些焦躁,虽然现在自己还能隐隐压制对方,但这家伙的韧性实在有些出乎意料。

    “用那招吧。”冷邪眼神一凝,心中暗道。

    下定决心后,冷邪连斩几道剑气逼退樊修,脚步一动,向后退出丈许,碎冰剑竖立在身前,三根手指在剑脊中段,急速的弹动。

    “嗯?!出绝招了?”远处一直默默观看着双方战斗的柳焱眼神微眯。

    连串的剑鸣声中,上方一直与巨大岩柱相互攻伐的巨大冰剑同时响起呼应式的低呤,然后在白色的光芒中一柄柄崩碎,巨大的崩碎威力的冲击波将三根巨大的石柱连带着一起崩解。

    樊修眉头微皱,有些搞不懂对方的意图,不过从同步的思维里倒是知道对方应该是打算用什么大招了。

    心念转动间,樊修再次鼓荡起全身的真元,脚下方圆三尺的大地一阵不规则的起伏,一道道石笋从脚边冒出,然后在身前组成一道枪丛状的石墙。

    在樊修施展防御手段时,冷邪只是冷眼扫了一眼,没有任何阻止的动作。左手手指依旧不停的弹动着碎冰剑的剑脊。

    樊修疑惑间暮然抬头,一道阴影覆盖而来。却见天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座巨大的面积足足又三丈方圆的冰山出现自己的头顶上方二十丈左右的地方。

    “不好!”樊修刚想移动却发现双脚竟然短短时间内就已经被一层冰霜覆盖,牢牢固定在原地无法动弹。

    “什么时候?”樊修漠然的脸色微微一沉,体内真元向双脚冲去想要挣开束缚,却发现居然毫无用处。

    就在樊修有些忍不住色变时,宁远的声音在意识中响起:“不对。不是冰霜,是影子!”

    “影子?!”樊修神色一动,“特异性天赋‘控影’!”

    想到这里,樊修大刀一转,向着身后的地面划出。

    “看出来也晚了。”冷邪冷笑,碎冰剑指向樊修,虚斩而下。

    “我的绝招和你禁锢我发动攻击的那一招有点像,不知道你能不能挡得下来?”冷邪嘴角再次浮起招牌式的邪笑。

    包裹在辉光中的刀气虽然对身后的影子有所撼动,但想要挣开却并不容易,而此时那散发着滔天寒气的冰山已经带着绝强的压力狠狠镇压了下来。

    全身被冰山的下坠的压力压得一沉的樊修浓眉竖起,面色冷漠的隔着石墙看了一眼邪笑的冷邪。

    樊修撇了一眼便收回目光,深吸一口气全身瞬间膨胀拔高,真元激荡,向着脚下的地面灌去,手中大刀一转狠狠向着地面一插。

    平复的地面再一次剧烈起伏了起来,层层石土向上沿着樊修的身体形成一座小山向着上方坠落的冰山顶去。

    冰山与土石混合而成小山接触时伴随着玄黄色与冰蓝色的元气辉光爆发出阵阵巨响,小山的石土一层层的崩碎下降,很快就要压到膨胀后樊修身躯的高度。

    就在冷邪稍稍放松感觉樊修不死也得重伤的时候,隐没了樊修身体的土山和那座看似白费元气的石墙同时自动化作泥沙崩塌。

    冷邪一惊,暗道不好。

    然而再想动作时脚下的地面已经变成了泥沼,一时却是又轮到他动弹不得了。

    观战的柳焱脸色猛地一变,手中七尺赤色大环刀急切间向着身侧挡去。

    然而对方的力量之大完全超乎了柳焱的想象,“呛”的爆响声中大环刀在一股无法抵御的大力下狠狠反击在柳焱胸口的铠甲上,虎口瞬间迸裂,沉重的力量将胸口的铠甲打得凹陷。

    突如其来的剧痛中柳焱忍不住痛苦地嗷嚎了一声,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

    “发生了什么?!”柳焱忍不住低叫道,“是谁?”

    “当然是我。”一道冷漠的声音毫无征兆的从柳焱身侧传来。

    柳焱脸色急变地转过头,同时手中大环刀再次向胸前挡去。

    “呛”又一声巨响中柳焱脸色先是一白,随即猛地涨红,整个人在一股无可抵挡的大力下向后飞去。

    虽然在击飞的途中及时调整了平衡,没有狼狈的摔倒,但也在落地后不受控制的再次连退了七八步,在地面留下两道划痕才卸去全部的力道。途中再一次喷出一口鲜血。

    仅仅两刀,没有防备的柳焱就身受重伤,一时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发挥出战力。

    柳焱狼狈停下,持刀做出戒备地姿势看向烟尘缓缓散开后露出的敌人身影。

    但刚看清对方的面容,袭击者已经一个残影再次消失。

    袭击者的声音响起时,柳焱脑海中就下意识闪过一道身影,但是看清面容后,双眼还是忍不住一缩,露出些许无法置信之色。

    看到对方化作残影消失,急忙向刚从泥沼中挣脱的冷邪大喊道:“小心!”

    听到提醒,冷邪连忙执剑向着巨大劲风传来的方向斩去。

    “不要!”柳焱见状急声大叫。

    但想提醒已经晚了。

    刀剑相击,冷邪只来得及露出一抹惊骇的神情就被巨大力道连人带剑被击飞了出去。

    完全无法抵御的力道下,半空中被弹回的碎冰剑剑脊狠狠击在胸口,同样一口鲜血喷出。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无论是冷邪还是柳焱都在内心中狂叫。

    仅仅是短短几个呼吸不到的时间内,他们两个就莫名其妙的遭遇了重击,柳焱重伤,冷邪虽然伤势较轻,但加上战斗中的庞大消耗,情况也不比柳焱好到哪儿去。这是自他们踏入校级,成为地阶修行者后从未遇到过的。

    组织的强大难以想象,组织内的高手同样也多得难以想象。他们两个身为地阶在各自城邦中仅为一支部队的副将,连主将就当不上就可以得见一斑。

    在组织内他们不是没有被那些修为实力远超他们的修者调教过,他们还听过组织内的天阶大佬讲过课,也与众多同境修者交手过,知道自己不是那些真正的妖孽甚至是天骄们的对手,但既使那些同样是校级的天骄们也没有把他们打得这么惨过。关键是这一切还是短短时间内发生的。

    冷邪在半空中勉强扭转身体,落地后微微一个踉跄,又大步向后连退九步才彻底卸去那股巨力。

    两人抬头看向中间的那道身影。露出惊骇又果然的神色。

    虽然隐隐猜到是对方,但实力的突变又让他们不敢确定,但真正确定时又无法抑制自身惊骇的心情。

    樊修,那个与他们的同境的小小小型城邦的城主,那个刚才还被冷邪压制,以为会重伤在冷邪“冰山坠”中的人。

    就是这样一个他们虽然重视,却又在心底隐隐蔑视的家伙,短短几个呼吸时间内如同换了一个人般,仅仅三刀就让两人同时受创。

    此时的樊修浑身散发一股庞然而厚重的气势,身形比之正常状态下稍壮又稍高,但又比肌肉膨胀时显得稍瘦与稍矮。但不得不说此时的樊修仅仅是站在那里就自然而然地给人一种强悍的感觉。

    “坤势变”。此时的樊修再次使用了战场时已然使用过一次的“坤势变”。

    虽然在宁远的眼中,两军战场上的“坤势变”已然十分强大,但此时的“坤势变”带给宁远的是远超战场时的强大,并且在宁远的脑海中自然而然地生出了这才是“坤势变”真正的强悍的感官。

    其实樊修刚才的动作十分简单,“寸步”,两刀,“寸步”,一刀,就是这样。

    两次“寸步”,三刀攻击。

    如果说樊修的攻击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那就是全速度至少翻了一倍,无论行动速度还是出手速度又或者反应速度。另外就是力量在攻击的那一瞬间达到了非人的程度。

    虽然修行者的力量对普通人来说都属于非人的层次,但这次的力量明显达到了修者眼中的非人层次。

    这种程度的力量通常来说只会出现在那些身具“强力”天赋并将其深化到“虎境”并且专门以肉身修行为主的修者身上。也就是那些真正意义上的体修的身上。

    这一刻的樊修在某种程度上真的像极了那些实力强大的体修。

    看清樊修的样子后,冷邪和柳焱二人似乎同时想到了什么,异口同声的低呼道:“势变之法?!母源刻印?!”

    瞳孔同时收缩的两人对视一眼,都是一脸惊诧加骇异的表情。

    很明显樊修施展的手段出乎了他们的预料,但并非完全无知。只不过看他们的表情宁远猜测“坤势变”这类的手段貌似在修者中选择的人并不算多?

    意识中宁远的念头刚刚转过,樊修就发送了一段信息过来。

    (“你想的没错。势变之法虽然强大,但是也有诸多的限制和要求,能够选择的人和选择感悟的人在整个龙山域都算不得太多,所有的地阶修者中大概只有一层不到的人掌握这种手段。”)

    “为什么?”宁远在意识中下意识地问道。

    (“等我宰了他们再告诉你。”)

    樊修在意识中回复了宁远一句,脚步一踏再次在原地留下一个残影后消失。

    “走!拖延时间!”柳焱与冷邪同时向对方喊了一句,同时双双选择了向各自的特性部队的方向逃去。

    很明显他们知道“坤势变”的弱点在于持续时间,只要拖延一下时间樊修就会自动退出这种状态。至于冲向各自的部队则是为了利用军气加速樊修的消耗,同时也是打算不要脸的直接运用军队将樊修镇压。

    “卑鄙!”宁远在意识中暗叫一声。

    “你们跑得了吗?”樊修的嘲讽地声音几乎出现在两人的耳朵之中,然后两人奔逃的身形同时一个踉跄,脚下同时传来一阵晦涩迟滞的感觉,急忙稳定身形做出防御的姿势。

    稳定下身形的二人往身下一瞥,脸色瞬间难看,地面在瞬间变成了泥沼,并且一条玄黄色的元气光绳不断将两人向泥沼下方拽去。

    就在两人色变的时候,樊修身形出现在两人的中间,左手向着正在释放寒冰冻结地面的冷邪虚握。

    蓦然间冷邪的身体一沉,体内寒冰真元的运转速度瞬间下降了一半,并且一阵艰涩的感觉传来。

    冷邪的脸色瞬间苍白,对着百丈外列阵紧张等待的兵士大声喊道:“快来救我!”

    毫不犹豫的向麾下部队呼救后,冷邪又快速而急切的对着再次运用“寸步”消失的樊修喊道:“你不能杀我,组织绝不会放过你的!别杀我!”

    “晚了。”在冷邪绝望的神色中樊修淡漠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伴随着声音的是一道映入眼帘的夺命刀光。

    冷邪绝望中不断向着刀光的方向斩出一道道剑气,同时施展保命手段一层层寒冰覆盖在体表。

    然而没用。

    所有剑气都在碰到刀光时自动崩毁,不断加厚的冰层也在刀光中一层层碎裂。

    刀光闪过,冷邪那带着绝望表情的头颅高高飞起。

    如果冷邪的真元没有被迟滞,或许有那么一丝希望通过急速加厚的冰层与内中蕴含的真元减缓刀光的速度,然后通过两败俱伤的方式获得一丝逃过性命的机会。

    可惜在樊修运用“坤势变”的“镇压”手段下被迟滞了真元的冷邪只能带着绝望的表情被一刀枭首。

    而此时,百丈外的那支特性兵团才刚刚在冷邪副官的急声呼喝下起步。

    冰螭城幽水部副将——“碎冰剑”冷邪,亡。

    斩杀了冷邪后,樊修转身看向另一个方向的柳焱。

    此时的柳焱依然呼喝着自己的部队过来掩护,自己则使出全力将用火系真元将地面烘干光绳“烧断”。

    在樊修将冷邪一刀枭首的同时,柳焱也挣脱了束缚。

    挣脱禁锢的柳焱感应到另一边剧烈的元气波动和冷邪那绝望的呼喊就知道冷邪完了。而他如果不赶紧与部队汇合也绝对会是同样的下场。

    如果没有被樊修偷袭击伤,他还是有把握稍稍拖延下时间,但现在深受重创的他如果不在樊修赶上来前与部队汇合,或者进入部队的军气范围,他连拖延时间的资格都没有。

    所以挣脱禁锢的柳焱没有任何迟疑地将火系真元灌入双脚,用还不熟练的火系地阶特有的爆炸身法向慌乱向这边冲锋的部队冲去。

    爆炸身法就是利用火属真元以双脚脚底板以接触面与外界的元气形成微型爆炸,利用爆炸的冲击波将身体喷射出去的一种身法。

    这种身法在如何形成冲击力也就是爆炸这点上并不难,难的是如何使得爆炸不会伤到自己并形成足够向前的冲击力。

    通常来说,火系的爆发力在所有的属性元气中仅次于罕见的雷系,直线冲刺的速度方面也仅逊色于雷系。也就是火属的爆炸身法在直线速度方面比风系身法都快,风系更多的优势是在转向灵活等方面。

    可惜这其中不包括一些特殊的情况,比如地系的“寸步”。

    “寸步”,其实就是“缩地成寸”,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算身法,而是大地赋予的某种特殊的状态,或者说特性。

    “坤势变”下的樊修所掌握的能力全部不是自身所拥有的,而是大地所赋予的。无论是上一次的“落地生根”、“生生不息”,还是这次的“寸步”、“大地之力”都是“坤势变”状态下被大地所临时赋予的“特性”。

    斩杀了冷邪的樊修看着柳焱狼狈逃窜的身形,稍稍计算了一下。

    “还有三十息。足够了。”

    樊修低声喃喃了一句,脚步一踏,又一次运用“寸步”消失在原地。

    一路奔逃的柳焱目光微微后撇,发现樊修一会儿消失一会儿出现,留下一道道残影中急速逼近的身形,惊骇中略显苍白的脸上神色一狠,手中大环刀快速的向着后方上空斩去,赤色的辉光中刀锋上弥漫出一抹红雾。

    红雾在接触了空气中的元气后急速膨胀,在后方五十丈左右快速逼近的樊修眼中形成了一片赤色中隐隐闪烁着火光的火烧云。

    火云将柳焱整个身形遮挡的同时不断向着樊修逼近。

    当然樊修也在主动的冲向火云,毕竟柳焱就在火云的后面。

    虽然能够感受到火云中蕴含的澎湃力量,但樊修的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不是自傲也不是自信,而是“坤势变”下他有这个底气。

    一个“寸步”踏入火云后,从外界看,整个火云急速坍塌了起来,而伴随着坍塌缩小的同时是火云的颜色越发的深邃与危险。

    然后在坍塌到某个程度时,夺人视线的璀璨光芒伴随着剧烈的爆炸声响彻所有人的耳际。

    听到身后的剧烈爆炸声,柳焱的神色微微一松,但在下意识地放出感应后,脸色再次一沉。

    “火云爆”确实击中了樊修,但可怕的是,柳焱的感应中樊修居然毫发无损的冲出了爆炸的范围。

    “该死!”柳焱神色狠戾的低骂一声,“这该死的‘势变之法’,这该死的‘母源刻印’!”

    低咒声中,柳焱双脚真元一滞,整个人一个踉跄,狼狈的翻身落地,转身面对出现在三丈外的樊修。

    樊修则是若无其事的收回向着柳焱脚下地面虚指的左手食指。右手提刀直直指向戒备的柳焱。

    此时柳焱身后的特性兵团距离柳焱只差了五十丈,军气的边线距离柳焱仅差四十丈。

    樊修冷漠的瞥了眼急切赶来的兵团方向,以双方都听得到的声音自语道:“可惜你们带来的都是单一的步兵。”

    柳焱目光一沉,脸上露出些许苦涩。

    确实。如果是弓箭手兵团,别说五十丈,就算是七十丈的距离也在攻击笼罩之内。可惜,特性弓箭手兵团并不是他们两个副将能够征调的。

    樊修看着柳焱的脸色微微摇头,有些复杂的低语道:“你们当初当着我的面屠杀我的子民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啊。”

    说完在原地留下残影,再出现时已经到了柳焱的身侧。

    龙山域“秦”秘境深处,封闭的石屋中,沙盘结界上闪过一道流光,宁远的意识在一道辉光中回归盘坐的身体。

    稍稍定神后,宁远缓缓睁开双眼,有些感慨的轻叹了一声。

    宁远起身,看着眼前慢慢失去光华的沙盘结界沉默不语。

    从樊修最后传递过来那一大段信息中,宁远了解到了某些不该这个阶段了解的隐秘。他需要好好消化一下。

    在“坤势变”还剩十息左右时间的时候,樊修斩杀了柳焱,然后“寸步”离开了战场。

    “坤势变”解除后,樊修没有给宁远说话的机会就打包了一大段信息灌入宁远的意识之中,然后将宁远的意识踢出了身体。

    在离开樊修身体被结界传送出来的时候,宁远看到整个结界内所有人的动作被定格,随后一个个崩塌成沙土消散,只有樊修一人缓缓散发着光辉,然后整个人在光辉中带着复杂的神色气化消失。

    沉默中的宁远查看着樊修留下的信息,终于知道了“坤势变”的秘密。

    “坤势变”是“势变之法”的一种。而“势变之法”是修者踏入地阶后可以选择的三种道路之一。只不过这条道路并不好走。不仅有着各种限制与要求,还有着极其严苛的进阶步骤。可以说走上这条路的修者亲自将自己踏入天阶的时间延长了倍许。

    “势变之法”虽然强大,但这种强大的时限实在太短,而且副作用不小,对于大多数修者来说有些得不偿失。

    当然也有许多自知自己的极限就是地阶的修者并不在乎这些,但想要走这条路的又有许多直接卡在了入门资格的要求上。
多多书院 > 诸星之再生 > 诸星之再生列表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错误举报 | 返回目录